当前位置:主页 > 金牛国际娱乐 >

一季度煤电生产大幅增量单位GDP能耗上升

类别:金牛国际娱乐 佚名 | 人气值:
[一季度煤电生产大幅增量单位GDP能耗上升]:在第一季度经济高速增长的同时,多个结构性指标却在持续恶化。而回过头来说,高速增长的经济环境,给了结构调整最好的时间窗口。近期密集出台的房地产市场调控政策,应是众多结构性问题调整的其中之一。据笔者了解,...

  在第一季度经济高速增长的同时,多个结构性指标却在持续恶化。而回过头来说,高速增长的经济环境,给了结构调整最好的时间窗口。近期密集出台的房地产市场调控政策,应是众多结构性问题调整的其中之一。

  据笔者了解,在一季度GDP规模高速增长、分母做大的背景下,一季度单位GDP能耗却处于上升态势。自“十一五”明确该指标作为约束性指标以来,该指标自2006年至2009年持续下降,“十一五”前四年累计下降了14.38%。今年一季度单位GDP能耗上升,将给“十一五”期间该目标下降20%的最终完成带来巨大压力。

  目前一季度单位GDP能耗数据还没有公布,但已经可以从一些数据上粗略得出。该指标反映的是一次能源供应总量与GDP的比率。

  一季度,我国原煤生产了7.5亿吨,增长了28.1%。按照这个速度,全年原煤生产将达到30亿吨的极限量。这还没有考虑到原油、天然气、其他可再生能源等的生产。一季度,我国发电量达到9489亿千瓦时,增长20.8%。

  要知道,2009年底,国家能源局确定的中国2010年的能源发展目标是一次能源生产总量约为28.5亿吨标准煤,比2009年增长3.6%。

  高耗能产业的发展也可用突飞猛进来形容。一季度,我国生产钢材1.85亿吨,增长28.6%;生产粗钢1.58万吨,增长24.5%;生产生铁1.5万吨,增长21.7%;生产水泥3.36亿吨,增长20.3%。从行业投资来看,煤炭投资增长30%,有色金属增长40%,非金属矿增长35%等,都为高增长。

  单位GDP能耗的上升加剧了中国经济结构转型、节能减排的压力。

  这缘于金融危机之后我国经济结构的新变化,即自2009年6月开始,我国的重工业增加值的增速开始超过轻工业,中国经济在结构上重新“重工业化”。

  自21世纪以来,到2007年,一直是我国重工业化加速的阶段,到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时得到扭转。去年6月至今则再度加速。这一次重工业化的加速与2007年前完全不同,因为其是在外贸出口负增长、低增长的背景下实现的,是依赖中国自身内需拉动的重工业化。

  到今年一季度,我国轻、重工业增加值分别增长14.1%和22.1%,差距达到8个百分点。

  [$page]  在这样的背景下,中国单位GDP能耗水平下降的压力越发严峻。因为中国已经承诺到2020年该指标下降40%的目标。

  这只是结构性问题恶化的一个方面。信贷结构的中长期化,投资由地方政府主导的态势都在持续。另外,在收入分配改革的大背景下,一季度我国初次分配格局依然处于恶化状态。一季度我国财政收入增长1.96万亿元,比去年同期增加4985亿元,增长34%。而同期,城镇和农村居民可支配收入实际增长为7.5%和9.2%。

  好在中国经济得以成功复苏。只有在高增长的背景之下,结构转型才能推进,而现在就是时间之窗。(作者系本报评论部主任)

   


无觅相关文章插件,快速提升流量